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安全| 福建安全

属地管理、分工负责、齐抓共管,从“人防”到“技防”,重庆武隆区地灾隐患治理——

告别“监测全靠走,预警全靠吼”

中国应急管理报 作者:记者 左希斌 通讯员 吴 波 2019-09-09 09:14:50

“要着力抓好安全生产、食品药品安全、防范重特大自然灾害、维护社会稳定工作,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4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时明确要求。

重庆市是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于一体的城市,地质灾害类型众多。位于重庆东南部的武隆区,因在乌江下游,且处于武陵山与大娄山峡谷地带,境内崇山峻岭,岗峦陡险,绝大多数为坡地梯土,地质灾害隐患尤其严重,不仅隐患种类多,且涉及面积大。

多年来,为了治理地灾,武隆区逐渐摸索出了“属地管理、分工负责、齐抓共管”的地灾防治工作机制,探索从“人防”到“技防”的治理之路,按照管理项目化、事项化、清单化,逐项推进地灾治理工程。

日前,记者来到武隆区,实地了解这座城市爬坡过坎,不断加强地灾治理,主动排危的生动实践。

一把手防治 多部门协作

穿过包茂高速公路全长7140米的白云隧道,便到了重庆市武隆区。沿着老319国道在武隆境内迤逦前行,千里乌江在畔,沿途会看到“羊角豆干”的店面在道路两边铺开。

“羊角镇就是因为滑坡形成的。”武隆区应急管理局督导科科长熊长云告诉记者,这段历史要追溯到清朝乾隆五十年(1785年)。

当年,该地发生“山崩”,乱石泥流在乌江边堆积成碛,形似羊角,得名羊角碛。由于羊角碛紧邻乌江,上下货船在此卸货,服务业逐步兴起而形成集镇,即为羊角镇。

武隆区历来地灾严重,尤以滑坡、崩塌为甚。新中国成立后,地灾仍然困扰着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危及着百姓生产生活,全区几乎每个乡镇均存在地灾隐患。

在武隆区地环站站长陈江涛的印象中,武隆区几乎每年都有地灾发生。其中,2001年的“5·1”山体滑坡让武隆人记忆犹新。“这些地灾都是血的教训。”熊长云告诉记者,当天20时30分左右,武隆区县城江北西段发生山体滑坡,造成一幢8层居民楼房垮塌,致79人死亡,数人受伤。

如今,那幢8层居民楼的旧址被改造成了停车场,背后山体被水泥垒成一个个方格。之后的18年里,为了全面加强地灾防治工作,武隆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把地灾防治作为重中之重抓细抓实。

武隆区抗震救灾和地质灾害防治救援指挥部办公室负责人张伟告诉记者,这些年武隆区逐渐摸索出了“属地管理、分工负责、齐抓共管”的地灾防治工作机制,全区27个乡镇(街道)、区级相关部门、有关单位实行最严格的“一把手”防治责任机制,层层纳入目标考核,把防治责任落实到岗位、人头。

“我2010年到地环站工作时,全区有地灾隐患点1000多个,如今地灾隐患点降至300多个。”陈江涛说。

尽管厘清了防治机制,但是武隆人在地灾防治方面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总量在不断减少,但每年又有新增。”熊长云说,这是最让他们头疼的事。

记者了解到,2018年武隆区销号地灾隐患点21个,新增了10个。今年全区已销号24个,却又有6个新增地灾隐患点。

经专业单位调查,全区现有地灾隐患点347个,高、中地灾易发区达1380平方千米,占全区总面积47.6%;地灾隐患点涉及面积达1878平方千米,涉及5498户、22565人,财产16.45亿元。

雨水是地灾防治的“天敌”。今年6月,武隆区进入主汛期,地灾防治、防汛等工作都面临巨大压力。

武隆区应急管理局充分发挥武隆区减灾委员会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作用,及早会商研判部署。6月22日,武隆区减灾委办公室针对大雨造成乌江水位上涨的情况,召开成员单位紧急会议,启动应急响应,协调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水利局、应急管理局,做好防灾减灾工作。为进一步提升基层地灾防治工作能力,8月2日,武隆区应急管理局组织全区乡镇(街道)应急办主任进行包括防治地灾、防汛抗旱、森林防灭火等内容在内的应急业务知识培训。

过去全靠吼 如今智能化

为了做好地灾隐患点的动态监管,武隆区将地灾防治责任进一步落实到一线。自2006年开始,以“四重”网格管理为抓手的群测群防监测网络体系在武隆区逐步建立,推动主动防灾。

据陈江涛介绍,“四重”网格员由群测群防员、镇街负责人、驻守地质队队员和地环站工作人员组成。“目前,全区有‘四重’网格员335名,我们通过压实防灾责任,切实做好地灾隐患点的汛前排查、汛中巡查和汛后核查,实现动态管理和监测预警全覆盖。”

现年70岁的汤国友是335名“四重”网格员之一。作为全区第一批群测群防员,汤国友已经干了13年。

“群测群防员最怕的就是下雨。到了雨季,我睡前就把雨衣放枕边,把铜锣放床头,随时下雨随时去检查。”汤国友说。

汤国友所在的土坎镇目前有地灾隐患点14个,涉及4个村,影响606户2242人。

“镇上针对地灾易造成群死群伤的问题,成立了以镇长为组长的地灾防治工作领导小组,由镇应急办具体负责全镇地灾巡查、信息联络及日常事务,并对每个地灾隐患点落实1名群测群防员,具体负责日常监测。”土坎镇应急办负责人陈尊荣介绍。

汤国友告诉记者,土坎镇针对不同的地灾隐患点设计了不同的应急预案,“我们也会加大巡查力度,扩大巡查范围,及时将险情告知周边群众,做好撤离准备”。

在陈江涛眼中,“四重”网格员中的20名驻守地质队队员提供的技术支撑十分关键,实现了全区地灾隐患点的“早发现”和“早处置”。

2013年9月6日凌晨,长坝镇筒村沙窝农业社发生山体滑坡,由于前一天成功监测到滑坡变形,滑坡体上的百余人提前撤离,没有发生人员伤亡。

“这处地灾隐患点由驻守地质队队员发现,随即被纳入监测范围。9月5日晚,群测群防员发现滑坡变形,我们立即组织滑坡体上25户110人撤离。”陈江涛说。

张伟告诉记者,驻守地质队队员还会深入地灾隐患点开展宣传、培训、演练。目前,全区347个地灾隐患点应急演练实现了全覆盖。

陈江涛坦言,过去全区地灾防治主要是“人海战术”——监测全靠走,预警全靠吼。“这些年,我们在‘技防’上持续发力,实现了智能化管控。”

据了解,武隆区已经被纳入重庆市首批地灾智能化研究、精细化调查和详查区县。该区在全市率先建成了地灾应急指挥中心,实行地灾防治“一张图”管理,整合优化群测群防、专业监测、工程治理、预警与调度指挥等多个平台建立地灾防治大数据系统,全面建成347个地灾隐患点群测群防简易自动化监测,群测群防员全部安装智能APP。

“这些技术手段,让我们实现了‘人防’与‘技防’的结合,进一步提升了地灾监测的针对性和精准性,实现了一套系统对地灾隐患点的全方位管理,全面提升了监测预警水平。”陈江涛说。

加大投入治 主动排危患

预防为主,综合治理。近年来,武隆区加大投入,持续推进地灾隐患点的科学治理。如何治?

熊长云告诉记者,武隆区主要采取主动发现治理地灾隐患点和合理推进地灾搬迁避让两方面措施。

其中,在主动发现、治理隐患方面,武隆区按照管理项目化、事项化、清单化,逐项推进地灾治理工程,完成一处,销号一处。

“我在地环站工作了9年多,据我们初步估计,这些年全区在这方面至少投入了20亿元。”陈江涛说。

武隆区曾长期是国家级贫困县,地灾防治资金有限,如何弥补资金缺口?据张伟介绍,武隆区财政每年落实专项资金防灾救灾,同时通过国家、市级积极争取大量资金开展全区地灾防治工作,积极消除重点集镇、重点区域的地灾隐患。

“区委、区政府建立了地灾去存量、消隐患的工作机制。”陈江涛说,通过工程治理,城区地灾隐患点基本销号。

以“332滑坡区”治理工程为例,根据中铁二院集团有限公司勘察结论显示,“332滑坡区”(武隆区区政府所在地)位于武隆区乌江北岸新县城巷口镇,该滑坡区总面积超过2800平方米,总体积达6万立方米。“滑坡区域正常情况时处于稳定状态,暴雨及长期降雨条件下会欠稳定。”陈江涛介绍。

邻近“332滑坡区”的芙蓉路是武隆区的繁华街区,人口密集,街道两侧高楼林立,政府机关、学校、银行、商店、酒楼、民居、汽车站等集中于此。

“一旦滑坡区失稳,其直接经济损失将大于15亿元,危害上万人,地灾危害程度为Ⅰ级。”陈江涛说。“332滑坡区”治理工程从2008年开始至2012年完工,是全区最大的项目治理工程。

同时,基层防灾减灾能力弱,基层基础设施建设抗灾能力差,基层群众防灾减灾意识淡薄等问题,也造成武隆区山区公路两侧边坡、广大农村地区房前屋后边坡等区域地灾危害严重。

目前,武隆区正在实施甄子岩危岩治理工程。甄子岩危岩长度约400米,主要威胁国道老319线、新319线,以及江口镇蔡家村40户居民安全和沿线电力、通信安全。

该工程自2017年动工,武隆区总投入近2000万元。“光脚手架就搭了200多米高。”陈江涛介绍,甄子岩危岩治理工程预计在今年内完工。

六天搬千户 古镇焕生机

在合理推进地灾搬迁避让方面,武隆区将地灾搬迁避让与脱贫攻坚、生态修复、新农村建设等工作结合起来,统筹谋划、整体部署、共同推进、相互促进。土坎镇应急办主任陈尊荣告诉记者,土坎镇五龙村新民组狮子岩危岩和新民滑坡属于集中连片A类地灾点。为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2016年9月,武隆区委、区政府根据专家意见研究决定,对狮子岩危岩实施搬迁。2个月内,受狮子岩危岩威胁的52户254人完成撤离搬迁,新民滑坡受威胁人群也已同时搬迁。

近年来,武隆区推进地灾搬迁避让的例子不胜枚举。其中羊角镇老场镇的搬迁最让武隆人津津乐道。

建立于“山崩”之上的羊角镇老场镇长期处在危岩和滑坡的威胁之下,其中光滑坡的体积就达1.06亿立方米,涉及常住人口7304人。1991年,羊角镇老场镇危岩滑坡地灾隐患点被发现。在不断地勘察、调研后,2012年,该区出台了科学防治方案,对羊角镇老场镇的危岩采取搬迁避让、监测预警,对滑坡采取搬迁避让、实施系统排水工程和监测预警的措施。

搬迁避让存在选址难、费用大等具体问题,从2012年防治方案出台后,武隆区便着手新址建设工作。在此期间,如何确保羊角镇老场镇的安全?

陈江涛列举出一系列数据:制作安装应急避险标识标牌618块,安装裂缝位移计127个、倾角仪13个、应力计33个、雨量计2个、实时视频监控2个,常态监测人员17人……此外,羊角镇为每家每户发放了应急撤离明白卡,险区农村、社区坚持每月开展1次应急演练。

2016年6月1日,羊角镇突降大暴雨,致使羊角镇老场镇危岩滑坡危险区域多处发生泥石流,严重威胁着广大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武隆区迅速启动实施危险区居民避险搬迁应急预案,用短短6天时间搬出1843户7569人,腾空房屋1511间。“如此多人员、高效率、快速度的平稳有序搬迁,创造了‘武隆效率’和‘武隆速度’。”熊长云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这更加坚定了武隆区在地灾防治上主动排危的决心。据了解,武隆区已经制定了《重庆市武隆区地灾防治三年行动计划实施方案》,到2020年,武隆区将全面建成党委政府领导,规划自然资源部门牵头,地勘支撑、部门协作、基层组织、全民参与的共同防治机制。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其他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内容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2089959755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