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应急与安全| 福建应急与安全| 甘肃应急与安全

精进之路

——云南消防火灾调查工作发展侧记

中国安全生产网 作者:记者 樊晓丽 2019-08-27 10:10:53

火调员和专家对火灾现场进行数据统计和影像分析王星皓 摄

“现在的火灾调查早已不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只靠手摸、鼻闻、眼看的传统方式来判断火因了。”近日,谈及云南消防火灾调查这些年的变化,云南省消防救援总队火灾调查处参谋长黄韡感慨道。今年6月,在该总队与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联合演练上,仅用到的各类火灾调查装备就有238件(套),火灾调查工作早已迈入量化和科学化发展之路。

回首这些年,随着社会与科技的不断发展以及人们对火调工作认识的不断深化,云南消防的火灾调查从机构设置到业务精进,再从人才培养到制度探索上不断前进,为云南消防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从无到有再到不断壮大的火调机构

“2006年以前,云南全省只有昆明消防支队才有火调科,其他地市的火调工作都是由消防监督员兼职干的,火调水平十分有限。”黄韡表示,虽然早在1998年和1999年,国家就已经颁布了《消防法》和《火灾事故调查规定》,从法律层面对火灾调查工作作了规范和要求,但当时受制于各种因素,总队级单位均没有设置专门从事火灾调查的部门。

直到2006年,当时昆明消防支队火调科科长王成业被调到了总队非火调岗位,考虑到要保留火调专业人才,总队才在防火部指导处内设置了火灾调查办公室。“那个时候,办公室主任和成员都是王成业一个人,由他来统筹全省的火调工作。”黄韡说,从那以后,总队才算有了专门的火调人员和部门。

随着云南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火调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2008年4月,经云南省公安厅批准,总队成立了火灾调查处,设1个处长2个参谋。当年5月,该处室正式运行。黄韡作为2008年第一批进入总队火调处的参谋,专职负责火灾调查的工作。“从那以后,云南消防的火调工作才开始大步向前发展起来。”黄韡说。

起步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很快,云南消防火调工作就遇到了棘手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的,首先就是如何在较短时间内实现对物证的鉴定。“火调工作瞬息万变,而物证鉴定对火调工作又非常重要,倘若连一根小小的导线都要寄到别的省去鉴定,火调的结果就很难保证。”原来,当时公安部只有沈阳、天津、上海、四川的4家消防科研所具有鉴定职能,全国的物证鉴定都需要依靠这4家机构。

为了摆脱这一困境,云南消防在全国率先做出了大胆尝试。2008年10月,该总队依托昆明理工大学材料与冶金学院,成立了云南消防司法鉴定中心,作为云南火灾物证鉴定、消防科研与技术研讨、人才培养等的专门机构。

“这才是个开始,保证鉴定中心良好的运营也让我们费了好多心思。”黄韡介绍,一开始,鉴定中心“接活儿不多”,高额的成本又像大山一样,时时刻刻压在他们的心头。除了借钱投入运营外,他们还四处调查,寻找问题所在。“后来发现,老百姓几乎不知道火调这项工作,更不用说物证鉴定了,加上地市级物证鉴定不规范,没活儿是很正常的。”黄韡说。

此后的日子里,云南消防一边加大对火调工作的宣传力度,一边从制度层面探索建立物证鉴定的常态化机制。2012年,该总队提出了火灾调查的“复核送审备案制度”和“四个百分百、四个必须”的工作要求,全方位提升对物证鉴定的重视程度,提高火灾调查结果的准确性。

“现在,很多偏远山村的老百姓都会要求我们给他们做鉴定,这是我们在很多年前不敢想象的。”黄韡感慨道,这既是对他们此前工作的肯定,也得益于社会的发展,“毕竟现在烧一把火造成的损失是30年前不可比的。”

从靠经验判断到靠精准设备的火调业务

“之前,干火调工作大部分需要靠经验直觉,最典型的就是用鼻子闻气味来判断燃烧的是什么气体。”谈及最初的工作情形,昆明消防救援支队火调技术科科长靳力不禁笑道,“很多有毒气体都是无色无味的,多亏当时没中毒。”

其实,火灾调查是一门涉及数学、物理、化学、心理学、建筑学、电气、消防以及法律法规等各方面知识的综合性应用科学。它要求火调人员必须具备比较全面的学科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这意味着火调工作的严谨性、科学性以及精准性。

昆明消防救援支队官渡大队火灾调查员张兵举例解释,官渡区曾发生一起火灾事故,造成了2人死亡。火灾调查结果显示,热水器电热棒持续加热,导致水烧干后引起周围可燃物燃烧,最后引发火灾。但是,遇难者家属一直不肯承认这一调查结果。

“你的调查结果科学不科学、准确不准确,直接决定了人家信不信你。”张兵表示,那一次事件让他们深刻认识到量化火灾调查工作的重要性。他们分析了电线短路燃烧的原理,根据现场拍摄的图片,查看了房间内的燃烧痕迹,并对燃烧后的残物进行了化验和检测。“现场的燃烧痕迹是呈倒V形的,且金属棒烧毁的部分是尖的,还有金属熔珠。”在多项证据都指向原先的调查结果时,遇难者家属才最终坦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他因想维护遇难者的名声,才一直不肯接受这一调查结果。

“想要提高火调结果的精准性,光靠人是不行的,今年我们采购了一批高精尖设备。”黄韡介绍道,他们还将测绘领域的三维扫描复原技术引入到了火灾调查领域中。“不过人才的培养才是最重要的。”他补充道,早在2011年,针对当时省内火调人才、装备、业务量分布不均的客观现实,他们把全省分成滇中、滇南、滇西三个协作区域,利用区域协作的方式,合理调配全省范围内的各种火调资源,保证全省范围的大案、要案、疑难案件得到公平、公正、透明、科学、高效的调查和认定。

此外,他们积极组织火调专家对火调员进行培训,通过以战代练等方式,培养具备火灾调查基本素质的青年骨干。

每季度,云南省消防救援总队还会举行卷宗评审评比,轮流将全省火调骨干调到总队,集中对执法卷宗个案进行评审。“这次是考官,下一次可能就是考生。”黄韡表示,社会对火调结果精准化的要求,正在倒逼火调人员不断提高自身的专业水平。

据了解,目前在云南省消防救援队伍中,已经有168名火灾调查员了。

从解决难题到纵深发展的制度探索

回望2008年刚刚成立的火灾调查处,解决火调工作中的棘手问题,确保省内发生大案后能够有专业力量及时处理,是当时最重要的任务。11年的历程中,云南消防开始从解决难题走向火调纵深发展的制度性探索。

在云南每年发生的火灾中,掺杂了太多的社会、历史、民族习俗等因素。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习惯的变化,空调、电磁炉等新型电器进入家庭。在一些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只有留守老人和儿童,由他们来操作这些新型电器,发生火灾的概率可想而知。

在云南文山州,大量的壮族群众居住在这里,木质结构的房屋一排连着一排,家家户户的屋子内都留有烧柴火的火塘。“云南火烧连营的情况时有发生。”黄韡举例介绍,2014年1月11日,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一客栈经营人员因在卧室内使用五面卤素取暖器不当,引燃可燃物发生火灾,造成烧损、拆除房屋面积59980.66平方米,烧损(含拆除)房屋直接损失8983.93万元。

黄韡认为,查清直接原因并制定相关措施,还远远不够。他表示,就上述事例来讲,推动取暖器制暖材质的改进和安全性标准的提升,才应该是火调工作最终的目的。“火调工作应该寻找更深层次的原因,从根本上防控火灾,增强群众的防火意识。”黄韡说,从更高层次来说,如何打破司法、交通、公安等各相关单位间的壁垒,形成有效的配合支持机制,还需要从制度上不断探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云南168名火灾调查员中,目前有90%的人员都是兼职的。”谈及火调事业的发展及当前的实际情况,黄韡表示,对于专业性极强、涉及知识面又广的火灾调查工作来说,倘若没有一定时间的积累和学习,想要快速提升专业水平,无疑是天方夜谭。

昆明市消防救援支队五华区大队大队长杨斌表示,目前全省只有总队设有火调处,昆明支队设有火调技术科,其他支队虽也已设置了火调技术科,但基本上都是兼职火调人员。除了火调工作,他们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处理其他业务。

黄韡表示,像张兵这样已经具备丰富经验的火灾调查员,至今还是“合同工”,“待遇上不去,养家糊口都是问题”。如何探索出适合他们的用人制度,从机制体制上留住优秀人才,是当前他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其他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内容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948904388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