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应急与安全| 福建应急与安全| 甘肃应急与安全

探访密林深处的驻防分队

中国安全生产网 2020-09-23 17:20:21

9月22日,汽车一路西行,4个小时长途颠簸后,我们抵达闻名于世的新疆那拉提大草原。短暂停留,汽车又沿着景区大道一直向北攀爬,山道蜿蜒曲折,周边密林重生。转过几道弯,磕绊一小时后,一处建筑物浮现在我们眼前,牌匾上伊犁森林支队驻防分队几个字在秋阳的映射下,显得熠熠生辉。门前是山,门后是林。远远望去,屹立在院落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格外醒目。这才是我们最终要探访的地方。

接我们的驻防分队指导员马永臻一脸乌黑,手掌的皮肤有些龟裂。本想拿起手机拍个照,发个朋友圈。但马永臻告诉我们,这里没有网络、没有信号,取电是用电池组。我们有些吃惊。

青海籍消防员刘鹰章第一次在这里用手机的时候,还是马永臻带着他跑遍了周围的山头,一直跑了5公里临近景区处,才找到那么一点微弱的信号,给家里报了声平安。

第一次来这里驻防,初来是兴奋,后来是冷清。百里不同风,一天有四季,这里早晚和中午温差太大了,中午穿着夏装,早晚则裹着厚重的棉大衣,还冻得直哆嗦。用“早穿棉袄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来描述这里的生活,一点都不为过。消防员陈俊杰满嘴甘肃方言。

这里条件远比我们想的还要艰苦。马永臻告诉我们,驻防点没有自来水,喝水则是个问题。虽是九月天,但那拉提清晨地面上的小草却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白霜。踩着这层霜,走起路来还有些湿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马永臻每天都这样带着两名队员要跑到离驻防点3公里处的峡谷中取水,每天要取两次。因为路不好走,水还洒了不少,回到驻防点时,一双手都冻得通红,围着火炉拷好半天才能缓过来。因为是高山峡谷,取回来的水冰冷极寒,但仔细品尝,似乎透着一股雪山香甜味。

远离城市,用电则是最大的难题。仅有的一个太阳能蓄电池只能保证夜晚照明。为了节约电,炊事班长贾再兴则在屋外土坡上架起了炉灶,吃饭、热水一下就都解决了。“晚上能泡个热水脚,那感觉简直太幸福了……”消防员鲍泽鹏一脸陶醉的笑容。

因为寒冷,早晚大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训练,不仅可以出出汗,还有奖励。卫生员白国军说自己班级就因为跑步得了第一名,还被奖励了一个哈密瓜。

马永臻说,大家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条件虽说苦点,但文化生活丰富的呢。他带我们去了一处会议室。

“如果不做好防火宣传,一旦酿成重大森林火灾,对游客生命安全及生态环境造成的损失则是不可估量……”突然,一阵辩论声有些大,飘过过道,清晰入耳。

今天是一中队的队务会,专门以“森林防火 我们该如何做”展开了一场辩论。马永臻告诉我们。

在现场,正方辩手一班消防士姜虎自信稳重,条理清晰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他更着重游客及牧民防火意识的提高。似乎辩论有些火药味,反方辩手二班消防员刘鹰章言辞犀利:他认为不能全靠游客、牧民去防火,消防员的责任更大,更应该加强巡防……双方辩手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论述有力,让我们听得饶有兴趣。

此时,我们认为最终谁胜谁负不重要了,我们看到了一线消防员立足岗位、热爱工作的状态。出乎我们的意料,远在深山,自有一处别样的“风景”,让我们驻足欣赏,甚至美过我们眼前的美景。

“驻防期间,照本宣科、单向灌输、‘大包干’等教育模式很难吸引大家的兴趣。只有准确把握大家的思想“脉搏”,才能拨开政治教育“浮云”。当前,驻防分队结合“人人上讲台”群众性教育活动,积极引导消防员克服艰苦环境,筑牢战备意识,让大家以全新的面貌融入工作。”说起思想教育,马永臻很有成就感。

队务会结束后,在中队长助理邓世壮带领下,一批消防员带上装备鱼贯而出,跃上一个叫“山猫”的战车。

该驻防分队模拟了一场景区突发“火灾”演练。指挥员一声令下,两辆“山猫”应声而动,它时而穿陡坡,时而越丛林,时而趟溪流,时而踏石地,全速奔向“火场”。

据大队长张浩利介绍,以前一旦发生森林火灾,因受驻地山高坡陡、路远难行限制,常规车辆无法直接抵达火场,消防员们则需要背负30多公斤重的装备去灭火。等大家到达,火势也蔓延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在“山猫”的神助下,大家势如破竹,很快消灭了“火魔”,圆满完成了演练任务。

站在驻防分队山头一端远远望去,极美的那拉提山藏青黛,一片云雾缭绕,变幻莫测,如坠人间仙境,空气中夹杂着些许阴冷,让我们不由打了个哆嗦。

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声,宛若天籁。指导员马永臻捂着嘴笑着告诉我们,这是中队一个战士帕尔曼在弹奏哈萨克族乐器冬不拉。

见到帕尔曼,一个帅气的90后。他告诉我们,他非常喜欢这里,空气清新不说,还有着内地无法比拟的美景。因为以前学过音乐,最大的爱好就是弹冬不拉。每天忙完工作,他就奏起音乐。在这深山老林里,有音乐为伴,好比身处“桃花源”,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都充满了朝气。

马永臻说:“自从上级给驻防分队配发了‘野战文化娱乐箱’,电子琴、电子鼓、二胡、笛子、唢呐、冬不拉等文娱器材一时成了消防员的最爱。工作之余,搞搞音乐,调动气氛,还能提升驻防分队的战斗力呢。”

晚饭过后,马永臻带我们去看望一个“亲人”。我们一脸疑惑,跟着他穿过几处密林,在一矮山包上的一处小木屋见到了马永臻说的“亲人”——哈萨克族孤独老人叶尔哈提。

老人83岁,一身哈萨克族服饰,甚是消瘦,脸上刻满了皱纹,一双手干瘪枯燥似树皮,饱经岁月的风霜。

看到马永臻他们,老人如见到亲人一样,紧紧拥抱住他:“你们这帮孩子又来看我了,谢谢你们了!”。

队医为老人量了血压,送上了药品。

事后,马永臻告诉我们,叶尔哈提老人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患有高血压,唯一的儿子也外出打工常年不着家,驻防分队将他列为扶贫对象,就是为了让老人生活无忧。

回到驻防分队,已是夜色迷蒙,看不到月光。我们找到了答案:这里的消防员就好比燕子衔泥般筑垒着这片自然佳境,他们并不孤独,他们与森林相伴、与大山为伍,在保护生态的第一线,用自己的行动深深地爱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新疆森林消防总队伊犁支队  蔡罗刚 杨国林 彭国华)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7986111,客服QQ:948904388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