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经阶段当有雷霆之法必须之为

2016-09-05 15:01:00 吴明涛
吴明涛
导语:新《安全生产法》的修订是大势所趋、势之所然。当前阶段依然是生产安全事故易发、多发、频发阶段。加强安全生产监管尚且如此,一旦为企业松绑,放松安全生产监管,其结果不敢想象。因此,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当前阶段而言,必须以重法治理安全生产领域乱象,必须以加强监管有效遏制生产安全事故发生。

  日前,有作者发表《安全生产法管的太宽了》的论述性文章,对安全生产法、安全生产监管的合法性、合理性提出质疑。笔者认为,这一观点诚然指出了当前安全生产监管存在的一些问题,但“管的太宽”何其谬也,反映了作者对当前安全监管管理体制、经济发展阶段、安全生产基层基础的认识十分不足。

  其一,作者对美国的安全生产方面的法律法规、监管做法大加推崇。殊不知,美国的安全生产监管有其培育的土壤。当前,美国工业化程度远高于我国,美国的监管体制是与其工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相反,如果以美国的监管体制来监管中国的企业,显然是极其不相适应的,无疑鞍不配马。

  其二,我国当前处于工业化高速发展阶段,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就企业的规模而言,部分地区规模以下企业占据相当比重,小微企业大量存在。这类企业安全生产基础薄弱,企业工业技术落后,设备老化陈旧,安全管理水平不高。对于此类企业的监管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其三,发展好、实现好、维护好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做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安全生产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生命高于一切,安全重于泰山。因而,必须要以对人民群众极端负责的精神做好安全生产工作。何谓极端负责,就是无论怎么重视、强调都不过分,换而言之,只能做过,不能做错。

  其四,企业依然没有扭转“重效益、轻安全”的思维,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没有有效落实,安全投入能省则省、事故隐患整改能拖就拖。近期湖北当阳发生的一起生产安全事故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在明知有隐患的情况下依然组织生产,无视职工生命安全。

  其五,随着简政放权、服务型政府的建设,部分前置条件的取消,加大事中事后监管力度是大势所趋。

  其六,社会安全生产意识普遍不高,非法违法生产经营行为、“三违”现象大量存在。

  新《安全生产法》的修订是大势所趋、势之所然。当前阶段依然是生产安全事故易发、多发、频发阶段。加强安全生产监管尚且如此,一旦为企业松绑,放松安全生产监管,其结果不敢想象。因此,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当前阶段而言,必须以重法治理安全生产领域乱象,必须以加强监管有效遏制生产安全事故发生。


责任编辑:历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