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安徽应急与安全| 甘肃应急与安全| 山东应急与安全| 陕西应急与安全| 河南应急与安全

今夕何夕 万象为宾客

——读《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有感

中国应急管理报 2022-08-24 14:28:10

■俞晓东

南风薰兮,章江晓渡,得闻大名,案头添了一卷《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由春至夏,案牍朝夕,得暇即开卷,不断仰高钻坚、物我两忘。古人云“器以载道、文以化人”,切磋琢磨、斟酌损益,才算广大教化。故推荐此书,希望同志们读书识人赏艺,不负这春风杨柳、神州舜尧。

瓷是国粹。China中国,china瓷,英语就是证明。长江万里,鄱阳湖畔,景德镇因瓷而兴,窑火绵延千年。郭沫若诗云:“中华向号瓷之国,瓷业高峰是此都。”大航海时代,景德镇瓷器成了世界商品,带动了跨文化交流。曾几何时,西方人向往的美好生活,一定要有中国的茶、丝、瓷。所以,了解中国瓷,一定能自信,有益“国之大者”。

作者白明,清华大学长聘教授、博导、陶瓷艺术设计系主任,江西余干人,家乡紧邻景德镇。“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是书名也是课题名,而且是国家985科研课题。这本20年前的著作,曾获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译成法语、英语在欧洲出版,近期又将再版。毕竟,“此为中国第一本系统、全面、以图为主、图文并茂地介绍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的书籍”,探骊得珠,无问西东。

土制胚,水调釉,金着色,木为柴,火烧窑,瓷器本身就是“天工开物”。听刘闯兄介绍,其同乡先贤明代宋应星指出,“方土效灵,人工表异,陶成雅器”,素肌玉骨“文明可掬”。这种巧夺天工,“共计一坯之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其中微细节目尚不能尽也”。制瓷技艺,千年演变,蒙上神秘面纱,外国人不知道,中国人也少有了解。

《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不到300页,中英文对照,全彩铜版,竟有600多张图片,特写、近景、中景、全景、远景无所不包。白明自述,他7年拍下近2000张图片,这是精选的最有说服力的。全书“前言”之后,简介“瓷都景德镇”,再依次介绍“瓷泥的开采与加工”“成型技艺”“装饰技艺”“景德镇的窑炉与烧成”,连“稻草包装工艺”都附上。全员、全过程、全方位,瓷的生产“一条龙”一目了然,奥秘尽在掌握。

“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我国商代即有原始青瓷,高岭土为胎,石灰釉施表。以下三千年,练泥、制胎、施釉、改窑、装烧,工艺日新月异。相关记载,自《考工记》起,直至元《陶纪略》、明《菽园杂记》、清《陶冶图》《古瓷汇考》《景德镇陶录》等。正所谓“天时、地气、材美、工巧”,“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白明自述,要以此书分享“技术之美、工艺之美、文化之美”。视即是觉,游即是学,“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确实离不了开卷有益。

司马迁论孔子,提出读书要“想见其为人”。读《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也应了解作者白明,在时间和空间中去体悟他的瓷艺。举例说明。今年初,在北京,白明创作的文君瓶,成为奥林匹克大家庭及国际残奥委会官方礼物。瓶名来自孔子的名言:“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白明自述,他一直在想,“一个文人,受教养的人,健康的人,他站立在那里,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最后的成品,瓶用德化白瓷(法国人曾称之“Blanc de Chine”,即“中国白”),温润如玉,长身挺立,竖纹凸凹,会徽LOGO浮雕,没有色彩无装饰。这种万有之色、君子之风、礼仪之器,“风标自落落,文质且彬彬”,和奥运圣火、冰雪运动一起,展现了泱泱大国的万千气象、自信开放。

白明一直认为,传统至极而新生,新生至极而传统。这种表述等于“人的认识不是直线,而是无限地近似于一串圆圈、近似于螺旋式的曲线”。有意思的是,文君瓶造型源自梅瓶。民国《饮流斋说瓷》描述:“口细而颈短,肩极宽博,至胫稍狭折,于足则微丰。口径之小仅与梅之瘦骨相称,故名梅瓶也。”其实,梅瓶在宋代是容器,瓶身写上“醉乡酒海”;至明代,文人雅士用以插花陈设;进入清代,梅瓶多是摆件,甚至发展出了壁瓶,上面镂空、雕刻、贴花,背平有孔,乾隆爷在三希堂就挂了不少。以此为证,从实用器到艺术品,传承、革新从来都是一体的。

石涛强调“笔墨当随时代”,得心应手就是心手相应,我思故我在、我手写我心,独有心得、再造天地。“60后”白明算是“学院派”,1990年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陶瓷艺术,后又任教至今。但他一直践行着“知行合一”,毕业前即在景德镇制器,后开设工作室,年年带学生实践。更难得的是,他一开始就试图跳出陶瓷,致力于陶瓷、油画、水墨、雕塑等的跨界探索,不断探索着“在新时代、新思想、新材料、新工艺的尝试下所诞生的新的表达”。或许,这也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风标——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绘画与工艺、学院与民间、科学与艺术,无界开放、纵横驰骋。白明的实践,成为“东方语境中的当代经典”,得到了国际艺术界的认可:作品被大英博物馆等17家知名博物馆收藏,受欧美多国邀请举办个展,著作及画册屡屡被翻译出版……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白明和他的瓷艺也是证明。

黑格尔说过:“真正的创造就是艺术想象力的活动。”陶瓷这一行,曾经只有工匠,算是“民间艺人”;新中国成立后,成为轻工业之一,抓好产品、满足市场,有了“工艺美术师”;上世纪90年代开始,陶瓷成为艺术品,艺术家的探索,创造了无限可能。例如,白明的哥哥白磊,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曾赴日本游学三年,屡获大奖,自成一家。千百年来,实用品艺术化,或者艺术品实用化,都是人类的探索。源于大地、浴火而生、百变常新,这是瓷的精神。这种美的追求,哪怕只是小小的杯盆瓶罐,也正是“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六百年前,日本茶圣千利休都知道:“如今能让天下地动山摇的,不只有武器和黄金。”

读书改变命运,艺术美化人生。“领导干部应多些美学修养”,这是陈米欧同志的高论,去年读到十分感慨。孔子主张“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两千年蔚然成风,“文翁翻教授,不敢倚先贤”。今天“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除了“钱粮刑名”等,更要着力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举例说明:城市规划要琢磨“天际线”,楼高百尺参差林立,怎么“悠然见南山”?街巷改造得推敲“招牌色”,全是红色黄色黑体宋体,如何让人“记得乡愁、把根留住”?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可以说,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也意味着从有没有、贵不贵到美不美。

百年前神州陆沉、救亡图存,蔡元培先生首倡美育,致力“塑造全面完整的人”,遗言犹是:“科学救国,美育救国”。今天的我们都知道,生活中并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这也证明,美学是感觉学,本质上是感受感动的能力。作为中国人,“全世界最聪明最礼貌的一个民族”,游目骋怀,日积月累,锦心、绣口、慧眼都是该有的。同志们在术业专攻之外,可以选一些经典,含英咀华,涵养情操,“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那种境界应当是,今夕何夕,与时间对谈,万象为宾客,“江山本如画,内美静中参”,歌未竟,东方白。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相关文章】

中国应急管理报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7986113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