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从书信到微信

中国安全生产网 作者:田秋燕 2018-11-15 14:53:57

从前的日光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个问候,要等上好多天.....《从前慢》这首歌里表达着古代人们利用车、马缓慢而浪漫传达信息的方式。如今,人们用智能手机聊微信、刷微博,指尖轻触即可畅享沟通。改革开放四十年间,从书信、电报、电话再到智能手机,无不折射出人们通讯方式的日新月异。

小的时候,父亲在煤矿上班,那时通讯不发达。八几年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回老家,帮妈妈干完农活,就约定好再有二十天西瓜熟了,就回家帮妈妈卖瓜。可承想,因为队里有事忙的紧,走不开,回家的日程就一拖再拖,母亲在老家是心急如焚,生怕在井下工作的父亲出事,等到约定过了十天后,就再也坐不住了,把地里的瓜便宜处理了,带上弟弟就启程来矿上,那时候车班次少,路况差,还下着雨,从开封老家到新密矿上颠簸了几乎一天。到了煤矿,母亲两眼一摸黑,辗转问到一个老乡,才知道父亲当天竟然搭车回老家了,得知消息的母亲急忙带着两个弟弟折回老家,由于下着雨,班车不多,走到半道只好在外面的旅店住了一晚。每每提及此事,母亲总是感慨,那时要是有电话就好了。

再后来,就有了电报,虽然两三天才能发到,但比写信需要一个多星期快的多。那时电报是一个字两毛钱,发一封电报,对于工资才一百多元钱的父亲绝对是一项大的开支,因此,不到紧急情况的时候父亲一般不选择发电报。记得有一次,因为工作忙,父亲没有回家过节,就选择了发电报,惜字如字的父亲只发了四个字:“有事晚回”,不识字的母亲听完邻居读完,就天天念叨:“你爸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有啥事吧。”

96年,我们举家随父亲搬到煤矿,在超化矿安了家。再后来,我在离家两千多公里的攀枝花求学,写信就成了我与家人和同学的主要联系方式,那时几乎每天都会写信,收信,每次写信都是在草稿上改了又改,然后誊抄在信纸上,再投递到信箱里,然后就是等回信,每次打开信箱,满是期盼。我上学走后,父母日日挂念,除了每个月雷打不动的寄一封信外,父亲决定在家里安装一部电话机,当时安电话需要几千元,母亲没有工作,父亲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元工资,还要养活我们姐弟几人,但为了及时给保持联系,还是及早把电话安上了。记得当时一通国内长途起步价是2.2元,在电话不普及的那时,我们宿舍六层楼只配一部电话,父母给我约定好,每周日给我打一个电话,有时占线,有时好不容易打通我又不在的情况经常遇到,因此,每次打电话都要耗费一下午时间,花去不少的电话费,但父母毫不心疼,总是说幸亏有了电话,让我们能联系上你。

毕业回到煤矿,正赶上通讯方式迅速更迭的时代,传呼机、“大哥大”的盛行我还没有来得及尝鲜,手机就粉墨登场了。父亲是全家第一个拥有手机的人,他所在的区队为他配置了一部摩托罗拉翻盖手机,有了手机,随时随地、想打就打,通讯变得更便捷,更灵活了。当时腰间别个手机是特别有面子的事儿,无论是矿上,还是回到老家,都会引来艳羡的目光,有一次,他去给小弟开家长会,正好手机响了,拿出来一接听,周围的家长感叹到,看人家都配上手机了,真厉害。

参加工作第二年,我自己攒的钱加上父母资助,我拥有属于自己的第一部手机,是一个银色的彩屏手机,那部手机给我带来许多的欢乐和惊喜,记得买来的前三天,我有时半夜醒来还要看看,当时流行用根链子挂在脖子上,手机在眼前晃来晃去,就觉得心里美气的不得了。

没过几年,智能手机开始走近我们的生活,手机不再是奢侈品,而是人们的日常标配,随着微信、QQ等社交软件的流行,手机更是消遣娱乐、沟通交流、获取信息最为便捷的途径。这不在外面工作的小弟空下来就和父亲、母亲视频聊天,母亲总是看看他是瘦了胖了,仿佛孩子就在身边。

改革开放四十年,生活中的细节变化无处不在,细细回首盘点衣、食、住、行发生的巨变,为我们带来的方便快捷和满满的幸福感。从书信到微信,现如今,快节奏的沟通正在改变着我们的性格、生活习惯,但通讯方式无论如何变迁,无论从前有多慢,无论现在有多快,我们知道,脚下的土地和身边的爱人,都要尽全力守护。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2089959755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