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应急与安全| 福建应急与安全| 甘肃应急与安全

回忆汶川地震救援——那难忘的11个日日夜夜(下)

中国安全生产网 作者:夏浩明 2018-05-10 15:14:27

5月17日傍晚,我们到达平通镇。平通镇和南坝镇一样,都位于北东向龙门山断裂带中段。平通镇比南坝镇偏西南。从平通镇再往西南延伸,就进入北川县。这一带都是汶川地震的10度左右的高烈度区。在平通镇南侧,平通河和105省道交会处不远,一处褐黄色的山崩裂面远远就可以望见,山崩下方有一个村庄全部被掩埋。崩下来的土石方冲到平通河对岸的半山坡,形成了堰塞湖。所幸该处岩石十分破碎,堰塞湖形成不久,就破开了一个10米左右的缺口,不致形成更大灾害隐患。平通镇有一所初中,据说地震时也造成100多名学生遇难。镇上的房子也基本上完全破坏。我们到达这里,目睹严重的灾情,大家的脸色都十分沉重。我和王林波参谋长等匆匆在镇北山坡踏勘了一圈,选了一片较高的麦地为扎营地,各分队开始搭建帐篷宿营。平通河上游往北约20多公里,就是平南乡。河岸两侧滑坡崩石十分密集。据现场指挥部介绍,平南乡由于道路阻塞中断,目前与指挥部还处在失联状态。所以,指挥部给我队交代的任务就是大部队驻扎在平通镇就近开展搜救工作,同时派出精干的小分队穿过山崩滑坡带向平南乡搜救,尽快与当地党政组织取得联系,以便里应外合组织救援。根据现场指挥部的要求,我队当晚再次召开有关负责人会议,分配任务。

按照会议分工,18日一早,我带领一支12人的小分队向平南乡执行搜救任务。出发前,应王林波参谋长要求,我强调了三点:第一,通过滑坡带要快,不要犹豫;第二,通过崩石带要走道路内侧,这样即使有崩石落下也很可能从我们头上飞过,而走外侧则被崩石砸中的可能性更大;第三,最危险的地方由地震专家先行,确定安全路径后其他队员再通过。我的这三点要求,在行军不久就证实是可行的。路上我们不时就会发现公路外侧被砸扁的小车。滑坡带虽然有零星的碎石滑落,但速度较慢,只要我们快速通过危险性就大大下降。途中,我们确实遇到4、5处较大的山崩路障,完全没有路。这时我和一位消防分队长就走到前头探路,确定安全后在让后续队员通过。就这样,经过3个多小时的爬山涉水,途中还有几段较平坦的路,老乡用摩托车带领我们前进,道路中断了我们再步行。中午时分,我们赶到了平南乡。乡人武部的部长和我们取得了联系。经了解,平南乡的烈度比平通镇略低,大致在9度左右。这里民居主要是木结构房屋,抗震性能较好,倒塌不多,但房屋普遍破坏。地震时只有2名群众被滚石砸中死亡,其他只有少数受轻伤。现在老乡们都在露天住着十分简易的防震棚,基本没有避风避雨能力。由于救灾物质运不进来,全乡2000多群众目前普遍缺帐篷、缺粮食、缺衣被、缺汽柴油。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商定我们当晚赶回指挥部汇报,争取明日组织部队和平南乡群众里应外合,紧急运送救灾物质,救助困难群众。

19日,在现场指挥部协调下,由我队和一支预备役部队联合向平南乡紧急运送救灾物质。大家在崎岖的山路上,肩扛手提地一段一段地向平南乡转送大米、食油、燃油、帐篷布等救灾物质。虽然都很累,但大家心头却一片火热。因为大家心里都想着那与世隔绝的2000多名困难群众。我也觉得,这是我们到达地震现场后,组织得最成功、成效最显著的救援案例。以致后来5月21日搜救工作基本结束我队奉命返回时,当地干部群众还依依不舍。当晚,乘直升机去映秀镇救援的9位队员也返回大部队。大家听说他们参与救出了4名幸存者,都非常兴奋。是啊,作为救援队,哪有比救出幸存者更让人兴奋的呢?

就在19日从平南乡返回平通镇宿营地途中,我发现平通镇南面的山崩断面又出现了明显的湿痕,并从山顶向山脚蔓延。结合即将下雨的天气预报,我判断这处山崩近日仍有扩展的危险。所以,到达指挥部后,我队迅速把这一情况向指挥部报告,并建议尽快组织在低处宿营的水电救援部队和避难群众向高处迁移。很快这一建议得到了现场指挥部的采纳。20日凌晨,天下着小雨,我来到河边,看到对岸的山崩处确实又多了很多土石方,河水也明显上涨了。但岸上低处的部队和群众已经撤离。我的心终于踏实了。

20日全天,我们冒雨在平通镇周围山区帮受灾群众抢救生活物资,搭建帐篷。我亲眼目睹了许多受灾群众的困难情形。有的家房子被巨石砸中,有的家中生活物资全部被掩埋,有的家的摩托车被倒塌的房子压倒,有的家中猪牛受伤,有的家里只有老幼,壮劳力在外面打工还没有回家,搭防震棚这类活没人干,等等。对于我们的热心救助,许多年老的群众感动地说:当年的红军又回来了。有一位60岁的老汉,非要拿出他的窖藏的玉米酒给我们喝,说这是他家为他准备的生日酒,他一定要我们尝一尝,说是提前为他过生日。老乡们的这种热情,也让我们深受感动。

21日,我队消防救援分队奉命返回。地震小分队也撤出重灾区,到都江堰与震灾评估小组会合,并向中国地震局现场指挥部汇报,作本次救援总结。22日,地震分队也奉命返回。鉴于宜渝高速修路,返回时我们走秦岭线,当晚赶到西安,23日赶到河南与安徽交界,24日返回合肥。前后经历11天。途中我作了一首汶川地震救援诗,诗曰:万里救援迅如飞,巴山蜀水破重围。宜渝高架穿云雨,钢花铁臂挟风雷。千军万马汇川北,管它余震脚下催。山崩地裂何所惧,救我同胞显神威。

今年是汶川地震10周年。前不久,我请当年的战友们到家中聚会,共叙当年经过生死考验的战斗情谊。大家都非常激动。这次地震,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我们地震人和应急救援工作者,也获得了宝贵的经验教训。现在一个现代化的新汶川、新北川又出现在世人眼前。回忆这难忘的11天,我觉得它是我退休后最好的精神食粮。记得在平通镇,我曾对王林波参谋长感慨地说:可惜我已经55岁了,不然,我很愿意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王林波参谋长说:不,您即使退休了,也是我们的专家!前几年,王林波参谋长已经调到江西省消防总队当总队长了。现在,全国消防部队和地震局都一起同属应急管理部,我们更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了。我现在很想给林波参谋长说的是:老战友,我还记得你说的话!只要你们工作有需要,即使80岁,一句话,我也随时会来向你们报到!

夏浩明(原安徽省地震局应急救援处长,安徽省赴汶川地震救援队副队长)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948904388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