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应急与安全| 福建应急与安全| 甘肃应急与安全

回忆汶川地震救援——那难忘的11个日日夜夜(上)

中国安全生产网 作者:夏浩明 2018-05-10 15:11:02

2008年5月12日,我国汶川发生举世震惊的8级大地震。这次地震对于刚成立不久、政府采购的第一批救援装备刚刚到位、从来没有接受过大震的洗礼的安徽省地震救援队来说,无疑是一次极大的考验。但是,在接到上级开出命令后,我队毫不犹豫分两批立即出发。第一批为消防主力队员101人,带简单用品乘专机直接到成都转赴地震现场;第二批13人主要是地震救援专家带3辆越野车和少量防护破拆救援装备从合肥走武汉宜昌线长驱2000多公里直接开赴地震现场。

这是我省第一次参加这样大的全国性地震救援行动,所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临行前和途中,省政府应急办和省地震局领导转达了省委省政府、中国地震局领导的关心和指示,要求我们注意安全,带着安徽人民的重托,圆满完成这次任务。

我们是14日上午乘越野车出发的(等待命令用了一天多时间)。由于宜渝高速正在修路,出了宜昌之后,道路非常难行。所以,虽然我们日行1000多公里,夜里近12点才勉强睡一觉,早上5点多又接着赶路,16日上午赶到都江堰地震现场总指挥部仍用了30多个小时。在此获悉我队消防支队在就近参加了都江堰救援之后,根据现场指挥部安排,9人乘直升机去映秀镇重灾区救援,其余92人赶往平武县重灾区南坝镇救援。我们随即再次分兵,留4人1车在都江堰参加中国地震局现场指挥部震灾评估工作,我们9人2车立即赶往平武县南坝镇与消防支队会合。

还好,从都江堰去平武县有百余公里高速,下了高速不久,就进入江油地震灾区了。沿途可见不少严重破坏房屋,特别是那些建成不久的沿路仿古商业门面房,由于基本上都是预制板房,外表虽然好看,但结构基本不抗震,破坏尤其严重。江油县城基本停电,人们都不敢住在家里,大多在广场和路边搭建了简易防震棚。过了江油不久,就进入山区。沿途不时可见滑坡、崩石、泥石流和各类破坏的房屋。这时到平武的公路上堵车十分严重。特别是部队的车,整营整团甚至整旅建制的往里开,像钢铁长龙一眼望不到头,致使救援队伍开进十分困难。好在我们是越野车,有些很窄的路段还能开过去,加上我们车上用的是安徽省地震救援队的标志,我们穿的是专业地震救援服,有些管制路段还给我们特殊放行。就这样,我们好不容易赶到平武县现场救援指挥部,得知因道路中断我队消防支队还未赶到南坝镇,当晚暂时在离南坝镇不远的903核基地驻扎。因此,我们又迅速向903核基地转进,晚上8时许与消防支队胜利会合。

我省地震救援队主要是由消防特勤大队骨干和地震、医疗专家组成的。参加汶川地震救援,全国医疗救护队由卫生部统一组织。所以,在汶川,只有消防救援队和地震专家联合行动。当晚我局带队的王跃副局长和我、省消防总队的王林波参谋长以及消防支队的几位负责同志一起开会,通报有关情况,商议次日救援行动。我队此时仅在都江堰救出2人,映秀镇救援结果还不知道。大部队堵在这里,大家心里都着急冒火。但是,由于我队大部队是乘机来的,到灾区救援只能乘大巴车,从903基地到南坝镇只有很窄的山区简易公路,大巴车无法通行。所以,最后决定次日一早用我们的2辆越野车和一辆志愿者越野车带17人走山上小路先行前往,其余人走大路伺机开进。

这天晚上,我们都住在自己带来的帐篷里。我们帐篷旁边就是一根粗大的核原料水泥管。核基地野外的夜晚,虽然住进来的救援队员不少,但由于有纪律,加上对核的恐惧,大家都静悄悄的,不敢外出,也不敢大声喧哗。只有不远处一条小溪在静静流淌。睡到约莫半夜,忽然大地一阵剧烈颠簸,小王伟吓得一下子蹦了起来。我明白这是来了一个较大余震。当晚住在我们同一个帐篷里的安徽电视台的记者说,今晚幸得跟你们住在帐篷里,要是在城里发生这么大的余震,我真是不敢再睡了。

次日一早,我和我局王伟同志(负责摄像和应急通讯)、宣善增、程玉江同志(负责应急驾驶)参加17人先遣队。我们开了一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终于来到南坝镇河对岸。河上没有路,只有一条船接应我们还有其他救援队的人员。早上8时许,我们进入南坝镇。这时已是震后的第三天了。据介绍,南坝镇已查明死亡人数有数百人,其中南坝镇小学死亡人数最多。此时绝大多数幸存者和遇难者遗体均已救出,只有极少数救援难点可能还压埋着遇难者遗体甚或幸存者。我和王林波参谋长赶到现场指挥部后,镇上派了一名老乡带我们来到一处可能有压埋者的地点。这里原来是镇中心大街的门面房,震后全部倒塌,废墟堆积如山,空气里夹带着尘土味和尸体味,令人作呕。我戴上救援口罩,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些废墟高低起伏,高的地方往往原来是大开间房,低的地方原来是小开间房。因为都是预制板房,大开间更容易倒塌,所以这些最先倒塌的地方往往一层层堆积如山,那些难倒塌一点的小开间房在废墟里反而成了迭加较少的较低的地方。老乡说这里原来有一个理发店,店里有5名理发工不见了,怀疑还压埋在废墟里面。

受王林波参谋长委托,我负责现场一线救援指挥。这17名队员中,只有我过去多次到过地震现场。虽然消防战士十分勇敢,但是面对着小山一般的废墟,说不胆怯是不可能的,何况如何下手也没有直接经验。幸好,我们来时带来了蛇眼视频生命探测仪,加上我参加过1988年澜沧7.6级地震现场应急工作,多少有一点现场经验,特别是我多次利用房屋拆迁场地和自然废墟组织地震救援训练,对地震废墟的安全性有一点研究,懂得利用三角支撑来判断废墟的安全性。所以,我们商议后决定由我带王伟同志先查明救援通道,选好破拆点,然后破拆小组再轮番开展破拆作业。

我首先独自进入一个靠近地面的废墟口,向里探望。只见里面尽是断壁残墙,还有许多折断的钢筋混凝土断柱断梁,上面还不时掉落砂土和碎砖。如果来了余震,恐怕危险性更大。所以,这个地方虽然最接近那个可疑的压埋点,但出于安全性考虑,我还是否定了从这里打通救援通道。接着,我们只好来到可能压埋点的废墟上头,找到一个被先头救援队打了一小半而放弃的破拆点。经过一番探测,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破拆点了。于是就让破拆组上来开展破拆作业。

这个地点的破拆相当艰难。这里原是一个五层楼房,先头救援队打通的不到一层,而我们带的最先进的破拆工具还是我们随车带来的手工破拆套具。5月17日的南坝镇地震救援现场,虽然多云,但仍感闷热,大家挥汗如雨,轮番作战,打通一层,就用蛇眼探测一层,没发现人再接着打。就这样干了近6个小时,已是下午4点了,消防队员们累得不行。虽然已经打到第三层,但越向下越难打,当日仍无法打通底层废墟。而且根据我们观察到的底层基本压实的情况,底下即使有人也只能是遗体了。所以我们把这些情况向现场指挥部汇报后,指挥部决定我们放弃这个救援点,再次转场到平通镇、平南乡执行救援任务。

这是我第一次指挥现场救援行动。此前,我虽然组织过多次救援训练,但在这种大震现场救援毕竟还是第一次。我明白作为一名老地震人,亲自参加这种救援行动机会是多么宝贵。我参加地震工作已经30多年了。从事过地震预测、震灾防御、地震法制、地震应急等多项工作,但地震救援工作是从新世纪才起步的。再老的同志,也是从零开始。我还清楚记得我所参加的2000年在唐山召开的全国防震减灾工作会议上温家宝副总理亲自授予国家地震救援队的队旗。至于安徽省地震救援队,则到2007年才成立。这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啊!我们没有理由不全身心地投入,为人民做出应有的贡献。所以,当时我虽然55岁了,但我的奉献意识和那些年轻的消防救援战士们一样强烈。所以,十年来这次南坝镇救援的情景总是在我心中久久难以忘怀。我们这次救援虽然没有救出一个人,但是我们依然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我们在不到12小时内,克服交通中断的困难,风餐露宿,突破重重障碍,赶到了救援点。接到具体任务后,很快确定了救援通道,制定了救援方案,6小时内用简单的破拆工具破拆了3层楼房废墟,查明了无幸存者存活情况。紧接着,当晚赶到新的任务区。应该说,到目前为止,在非常有限的困难条件下,全队的行动都是快速高效的,我们的救援官兵都称得上最勇敢、最可爱的人。

夏浩明(原安徽省地震局应急救援处长,安徽省赴汶川地震救援队副队长)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948904388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