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旧网入口
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安全故事】我为什么选择“安监”

中国安全生产网 作者:袁焱 2017-07-17 09:12:53

时常有一簇电火花在我眼前闪烁,它迸发出的火星四处飞溅,把我烧灼得痛苦不堪。这种痛促使我不顾家人的反对,转业后选择了安监局这个事多责任重的单位。

前些年,我还是个军人,有一次休假,一个伙伴邀我和他一起到附近的窑厂买砖。其实,所谓的窑厂专指我们那里的一种烧青砖的老土窑,村民老庄承包了它。

老庄把我们迎进了制坯的厂房。说是厂房,就是随便用些砖头和木头搭建起来的临时大棚,棚顶用油毡和稻草蒙上,棚子里除了一台破旧的制坯机,就剩下两张小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供着一尊太上老君塑像,像前放着一个小香炉。

我坐在这个四处漏风的“厂房”里,不禁多瞅了几眼。这一瞅,就看到了那簇火花,它隐藏在暗处,让人难以觉察。我走过去仔细一看,是一根连接制坯机的电线,被一根耙钉钉在墙体和檐檩之间的缝隙中,绝缘层可能破了,风吹动时,就会在和耙钉摩擦时出现火花。

我把老庄拉过来,跟他说,那根电线绝缘层可能老化了,得换。老庄踩在凳子上看了看,然后笑了:“没啥事。‘’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换一下电线吧,再配几个灭火器,花不了几个钱,万一有事……”我尽量把话说得缓和。

“你说得轻巧!我是小本生意,钱都花在那上面,我还赚个屁的钱!再说我还把祖师爷请了过来压阵呢,哪能有事?”老庄又努努嘴,让我看那尊太上老君像。

我一听老庄的话,有点急躁:“真会死人,你得马上停工,换电线。”我一激动,碰到了桌子,上面供奉着的太上老君滚落下来。石膏的,摔碎了。

那老头一看我把“祖师爷”碎尸万段了,恼怒地连拉带拽把我们赶出棚子,“嚎嚎啥!你以为这是你部队!你们这不是来买砖的,是来捣乱的!咒我的!你对神仙不尊,很快会有报应的!”说完哐当一声把门关上,任我赔礼道歉也没开。我俩只有悻悻地离开了。

后来我又过去道歉,也没得到他的原谅,那簇电火花照样躲在暗闪着寒光。

我回到部队不久,就听说那个砖窑真的发生火灾了,老庄和一个帮工烧成了重伤。经过调查,火灾原因是电线绝缘层老化漏电出现电火花,点燃了房顶的易燃物。

再探亲回家,乡亲们再也没有以前热情了,原来那场火灾后,老庄家到处说火灾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我摔碎了太上老君,也断了他家赚钱的路。一些人还真听信了。我听到这些后感到锥心地疼。

我心里堵得慌!我不在乎乡亲的误解,也不在意他们的谩骂,甚至是恶意中伤。我受不了的是,都21世纪了,我的家乡还这么闭塞、落后、愚昧!

“厂房”已成废墟,成了田野嫩绿肌肤上丑陋的疮疤。但我总感觉这丑陋的疮疤里,那簇电火花依然在跳跃、在诡异而残酷地笑,它是在嘲笑我的失败,还是人们的愚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那以后,那簇闪烁的电火花就一直烧灼着我的心。

那簇电火花彻底改变了我的择业,分配时,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安监局。因为,我曾经是一名人民子弟兵,虽然身份变了,但初心不改、血性未灭,在安监支队这个新的战位上,我想把那簇电火花引起的悲剧讲给每一个人听,更想用那簇电火花撕裂迷信的浓雾,再用法律、法规擦亮人们的眼睛,让隐藏在混沌里的愚昧、麻痹、贪婪,以及像毒蛇一样的隐患无处藏身!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 客服QQ:9489043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