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网评员有话说| 大咖驾到| 政策图解| @安网|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 安徽应急与安全| 福建应急与安全

奋进新时代 适应新要求 谋求新作为

——全国安全生产工作会议综述之一

中国安全生产报 作者:闫静 2018-02-04 12:19:43

■本报记者闫静

新时代开启新征程,新时代呼唤新作为。1月29日,党的十九大召开后的首次全国安全生产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围绕新时代的历史方位、矛盾变化、战略安排、重大举措,如何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适应新时代、新要求,推动安全生产工作取得实效,很自然地成为与会人员热议、深思的话题。

提高政治站位

以新思想武装头脑

新时代催生新思想,新理论引领新实践。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安全生产工作空前重视。习近平总书记8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听取汇报,40余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亲临事故现场指导救援,发表系列重要讲话,深刻回答了安全生产工作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形成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安全生产的重要思想。

与会代表表示,做好新时代的安监工作,必须第一时间用这些思想武装头脑,自觉提高政治站位,深刻认识到安全生产工作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进程中,所肩负的伟大使命。

北京市安监局局长张树森说:“安监工作如何以更大的作为、更大的突破、更大的成绩,适应新时代、融入新时代,是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自觉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的重要评价指标。”

“必须提高政治站位。”重庆市安监局局长冉进红说。他认为,安全监管不单是一项专业性工作,更是一项政治性任务,“身处这个时代,身在这个岗位,保障生命安全就是我们最大的政治责任,必须敢于担当、勇于负责,不能太关注个人的荣辱得失,不能只在意自己的付出回报”。

湖南省安监局局长李大剑认为,安全生产出现的问题,说到底是政治站位高不高的问题,是“四个意识”强不强的问题。“只有做到党中央提倡的坚决响应、党中央决定的坚决执行、党中央禁止的坚决不做,才能确保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安全生产的重要思想落地生根,安全发展才能站稳脚跟。”他说。

健全责任体系

以明责推动履责

责任,是一切工作的灵魂。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实践充分证明,只有切实落实责任,才能确保各项安全生产制度落到实处。

党的十八大以来,安全生产责任体系日益健全,全国26个省份增加党委及其有关部门负责人为安委会成员,各级安委会主任均由政府主要负责人担任。不久前,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的《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为推动责任落实再添动能。

与会代表普遍认为,安全监管已进入认真履责的新阶段,将责任从口头变行动、把履责从被动变自觉、使尽责凭感觉变有量化,是今后的着力点。

近年来,一些地方已有探索。在湖北,省级领导人人有安全生产联系点;在河北,县、乡、村和重点高危企业均有包联领导;在山西,98万家生产经营单位挂牌公示监管部门、分管负责人、第一责任人……

李大剑认为,当前,地方党委政府对安全重视有加,但到底抓什么、怎么抓,有的地方并不清楚。“应推进党委从管方向、管队伍、管大事入手,政府从抓实务、抓创新、抓投入入手,共同推进安全生产事业再上新台阶。”

辽宁自建立安委会“双主任”制度以来,变化显著。省安监局主要负责人表示,各级党委、政府及部门主要负责人切实强化了责任意识,在解决安全生产问题时,大家思想更统一、行动更自觉。为使党委管安全更具针对性,省安监局局长当选为省委委员,沈阳、大连两市的安监局局长也都当选为市委委员,安全生产工作地位极大提升。

在落实行业监管责任方面,广东通过“三定”规定,实现58个部门安全生产职责法定化的做法,颇受关注。“得知广东的做法后,省委书记、省长相继批示,要求细化部门职责,坚决不留缺口,特别是要推进中央在鲁直属机构、单位的责任落实。”山东省安监局局长付伟在参加分组讨论时说。

除了以“三定”明责外,一些地方通过建立权责清单,厘清职责边界。“我记不清开过多少次会,但记得红脸就红过8次。最终,市委书记拍板,谁都不能推卸责任,该谁的责任谁领走。”谈及建立权责清单的过程,冉进红说。

不过,冉进红认为,在建立权责清单基础上,还应指导、推动有执法权的部门编制执法计划、开展执法监督,将其是否编制执法手册、是否行使执法权力、是否实施过处罚,作为衡量其履责的标准。

“部门职责不能一概而论,要有细致界定,否则会导致责任悬空。”江西省安监局局长龙卿吉说。2017年,根据国务院安委会的巡查意见,江西重新界定部门职责,对16个有执法权的部门明确其执法职责,对19个政府工作部门、4个党委部门、3个群团组织则明确其工作职责。

在推进企业落实主体责任方面,多数代表认为,必须牢牢抓住企业主要负责人这一关键。“履责不能仅凭嘴说、仅靠感觉,得有实打实的举措、硬碰硬的办法。”冉进红说。今年,重庆就列出具体衡量标准,对企业主要负责人尽职履责进行全过程监督追溯。

推进高质量发展

将安全变为硬杠杠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成为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与会代表普遍认为,发展的高质量呼唤监管的高质量,需要积极适应、主动融入。

河南省安监局局长张昕认为,近年来安全生产形势持续好转,既缘于全国上下的不懈努力,也离不开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客观因素。“高质量发展,意味着要放弃速度偏好,重视发展质量。我们应把握机遇,在资源整合和去产能、产业转型升级、工艺改进提升、设备更新换代方面,积极作为,推动地方政府将安全作为提高发展质量的硬杠杠。”

湖南是高危行业密集的省份,且从业者多是文化水平较低、缺乏专业知识的人员。李大剑认为,这更需要推进产业升级转型,提升本质安全水平。在湖南,曾遍地开花的烟花爆竹企业,经过两年合力攻坚,已从1980家缩减至982家,生产战线从遍布76个县收缩至仅余8个县,规模化、集中度大幅提升。“不过,机械化程度低、大多工序仍需人工操作的问题亟待解决。”李大剑说。为此,该省今年继续发力,计划投入1亿元,研发人机分离、人药分离成套设备,力争通过三年时间,实现全流程机械化,推动烟花爆竹行业脱胎换骨。

“安全生产决不能游离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之外,而要变成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张树森说。近年来,北京通过疏解非首都功能,采取行政、法律、经济等手段,推动高风险、职业病高发企业退出,仅危化品经营、储存企业,近两年就淘汰了130家,促进了安全生产基本面的改善。

紧盯基本面改善,也是重庆关注的重点。冉进红表示,产业结构局部不合理、高危行业门类齐全、处于产业链中低端的企业较多等,制约着重庆安全生产水平的提高。目前,重庆着力从经济规划的科学性、产业结构的合理性入手,提高安全标准,淘汰不安全产能。

重庆的巴南区,曾有上千家小型服装加工厂,多为“三合一”“多合一”企业。为推动改造升级,区政府投入3000多万元,建立服装工业园,引导600多家有条件的企业入园,淘汰470家改造无望企业。“企业数量虽减少,但就业人数、产值、税收收入不减反增,安全生产面貌焕然一新,这才是高质量发展所需要的。”冉进红说。

“推进高质量发展,还应注重建立完善各类安全标准,促进其与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相融合。”张树森说。近年来,北京每年出台的各类安全标准都有二三十部,并由此已形成“百部地标”,为规范执法检查、推进企业改造升级、提高准入门槛提供了有力支撑。

开展风险防控

紧盯城市和农村

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共享美好生活,安全生产是必需品。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首先是对安全和健康期望的日益增长。

然而,我国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因素彼此叠加,公共安全与生产安全相互交织,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易发多发,极大影响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与会代表表示,要牢牢把握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对安全生产提出的新要求,从人口高度密集的城市、生产经营建设日益增多的农村分别发力,强化风险防控和隐患排查治理,紧紧牵住遏制重特大事故这个“牛鼻子”。

城市与农村,安全问题各具特点。“城市人员素质较高,但人口密集,运行系统复杂,系统性风险突出;而在农村,人口分散,但人的素质不高是短板,难以适应生产经营建设日益增多的需求。”张树森认为,这呼唤与城市功能相配套、与农村发展相适应的安全管理体系的健全。

北京根据工作需求,建立了两支队伍:在城区,以街道专职安全员包社区的办法,消除监管盲区;在农村,建立了7000多人的村级安全巡查员队伍,走村入户,排查隐患。

省会城市西安、哈尔滨,都不约而同将视角投向城市风险管控。据西安市安监局局长黄会强介绍,该市以“一图两清单一报告”为主线,从人、物、管理、环境四方面,组织全员参与风险辨识和管控。

哈尔滨则依托第三方机构,开展全方位风险评估。“目前形成的评估报告已有700多页,相当于给整个城市做了一次深入体检。”该市安监局局长韩峙说。待评估报告正式出炉后,该市还将推动重点行业领域、各区县分别开展风险评估,并将风险手册作为行业部门、区县干部就任前的必学内容。

在西部地区甘肃省,为了消除农村、牧区的监管盲点,安监部门不仅推动各村设立安全劝导员,还号召所有乡镇(街道)、村(社区)建立安全生产微信群。仅省安监局局长郭鹤立,就加入了60多个安全生产微信群。“微信群拉近了我们与群众的距离。以前,需要几天才能传递到基层的文件、信息,如今只需几分钟就能进村入户。对乡村的安全生产需求、问题,我们也能在第一时间获取掌握。”郭鹤立说。

河南是人口大省、经济大省,危险因素齐全,传统产业密集。张昕分析河南近年来发生的事故,发现呈现出新特点:单位不分大小、行业不分轻重、事故不分类别。“生产安全领域的事故,影响的已不仅仅是生产安全领域的人,对公共安全的危害开始凸显。”

张昕认为,新时代的安全生产工作要着眼于全面性、系统性,须打破“一亩三分地”的局限。“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无论是生产经营领域,还是生活领域,相互交织的风险隐患,互为关联的事故影响,都迫切需要我们增强统筹性、协调性,找准融合点,打好组合拳。”张昕说。

近年来,城市在发展中遇到的安全生产问题日趋相同,但农村由于地域差别、发展需求不同,安全生产的重点、难点呈现出多样性。与会代表普遍认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不久前印发的《关于推进城市安全发展的意见》是做好城市安全工作的根本遵循,应当结合各地实际,尽快出台实施意见,注重从源头抓起,增强城市规划的科学性、前瞻性,确保城市管理的协作性、系统性,从严落实城市运营各环节的安全责任;而对农村而言,村民自治是一条有效途径,将安全写入村规民约、加强安全知识普及、调动村民委员会自主管理积极性,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代表们建议,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农业现代化推进,大量生产经营建设活动将在农村开展,对此,各地应提前审视、及早应对。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其他 时政 内容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264351,客服QQ:2089959755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订阅指南 | 网站导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备060097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